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庸人

将来啊,戴着老花镜,回忆着这生活的点点滴滴,对孙辈们说:我走过、跑过、爱过、恨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啊,大海  

2017-06-13 13:56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啊,大 

  

   上小学的时候,在课文里读过高尔基的《海燕》。那时候,没有见过大海,也看不到海燕。但在这雷电般的文字里,我放眼大海的蔚蓝宽阔,我看到海燕的矫健勇敢,我感受了雷电的霹雳和震颤,我更被那巨浪般扑面而来的革命激情所震憾,被那呐喊嘶鸣的怒火所窒息——来吧,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!

    在那“文革”年代,每个人身上都好像打了鸡血,每个人都是搏击长空的海燕,身体里每个细胞都是噼啪作响的革命火种。

哦,暴风雨终于过去了,人们渴望的终久是海清河晏。2010年三月份与爱人去海南旅游,那是我第一次面朝大海,且正是春暖花开的大美时节。站在海角天涯,瞭望水天相连茫茫无际的大海,我的眼睛湿润了。波涛轻轻地拍打着脚丫,像玩皮的孩子,来了,去了,去了,来了——。一般不苟言笑的我,竟忘情地跟着一群孩子们,随着波浪的节奏,哇——哇——地尖叫着。哦,大海,大海,我梦中的大海!

快看,随着一阵由远而近的隆隆声,一艘鲨鱼般飞驰而来的摩托快艇已从眼前掠过。那一刻,我没有半点迟疑地对爱人说:我要玩摩托艇。爱人直楞楞地瞪了我三十秒说,你疯啦!

呵呵,我没疯。尽管我坐过几次游轮,还有小机船竹筏等等,但当我看到这风驰电掣般的摩托艇时,那种久违的砰然心跳告诉我:去吧,那将是跳跃在你生命中最美的音符!

当我穿上救生衣手握操纵柄的时候,教练弯身告诉我:别怕!是啊,怕啥?后面站着教练,且我已学会游泳。教练扶着我的手,一加油门,随着速度的加快,我便如一尾自由的鲨鱼,飞驰在湛蓝的海中。啊,波浪,一道,又一道,小艇腾地飞了起来,呯,呯,剧烈的颠簸不但没有让我害怕,相反,更激起我的兴致和勇气,我眼前浮现出那迎击海浪冲破乌云的海燕的矫健影姿。对,是雄鹰就要翱翔长空,是海燕就要搏击海浪。在我稍稍适应驾驶后,教练放开他的手。啊,我双手紧握手把,朝前弯着身躯,迎着一道道波浪,加大油门,加大油门,冲,冲,冲——乘风破浪,人生何求!往回转的时候,小艇侧着波浪,必须双手使劲朝着波浪一侧别,不但跳跃加剧,还扭起S舞,啊,在满脸满身被海水扑打飞溅的时候,我吐着满嘴丝丝的咸腥,冲着大海,啊——大叫一声,真过瘾哟!

今年,我们再次相约大海——青岛,长岛。站在栈桥凝望大海,啊,祖国,壮丽山河,辽阔无边。你看,清秀的小青岛边,停泊着两艘军舰。那威武的军舰,宛如母亲的娇子偎依在妈妈的怀抱,又如两个英勇的战士,时刻守卫着母亲的安全。

潜水,潜水,打五折——,呵呵,并非这打折打动了我,而是那神秘的潜水情怀一直萦绕在心头啊。依然是爱人的反对:“你以为你还年轻!”是的,55的人,不能算年轻,但也不算老吧。再说,人只有一年比一年老,还能再年轻吗?曹老先生不是说过:“人生几何,对酒当歌。”还说:“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。”吗?爱人听完,一脸茫然。

换上潜水服,戴上泳镜,背上铅袋,听教练讲完呼吸要领,长长地调整了一下呼吸,在心里告诉自己:沉着!随着一个OK的手势,身体便迅速下沉,OK,再下沉,OK,再下沉,呼气,吸气,哦,身体飘浮着,尽管海水有点浑浊,但还是看到岸基下的石磊,还有灰色的小鱼。上,教练接到我的手势后,瞬间便浮到水面。我吐出吸嘴,使劲吐着咸腥的海水——没咬好进水了。之后,再次OK,下,OK,再下,OK,再下,啊,我看到乌绿的海藻在水中劲劲地摇荡,抚摸着水草,吐着一串又一串气泡。

出来的时候,卸下装备,才觉得浑身发冷,水太凉啦!尽管没有看到想象中梦幻般的海底世界,但我体验了,看到了。

在长岛,最快乐的半天,是去万鸟岛。心里总是想象着儿时背过的《海燕》。

万鸟岛只有0.05平方公里,海拔73.5米,但神斧天工般的岩石结构,造就了一个神奇的鸟巢。当游轮远远地朝它驶去,就有三五成群的海鸥追了过来,随着游轮的接近,海鸥的数量急剧增加,人们的情绪也一点一点被点燃了,被感染了,被震憾了,被疯狂了……你看,有的专注地抓拍,有的伸出双臂在呼叫,小孩子们举着香肠在喂鸟……那海鸥,舒展双翅,哦,你看,你看,多么的洁白,黄褐色小嘴,那褐眼圈黑眼睛,——哇,叼走了,哇,又叼走了,多么敏捷,多么可爱!每个人都在哇哇地呼叫,每个人都在忘情的欢笑。海鸥似乎更加卖劲地在表演,有些从上往下俯冲,有的向水下猛扎,有的在头顶上盘旋,有的舒缓地随着游轮滑翔。当看到爱人像小孩般手舞足蹈大呼小叫的样子,我想到范老先生的:“登斯楼矣,则有心旷神怡,宠辱皆忘,把酒临风,其喜洋洋者矣。”

哦,此乐何极,此乐何极也!

可是,我还是没有见到海燕。但我想,海鸥是否如老高《海燕》中那样懦弱?海燕是否真的喜欢雷电?呵呵,莫管莫论。

啊,大海 - 庸人 - 庸人

 

啊,大海 - 庸人 - 庸人

 

啊,大海 - 庸人 - 庸人

 

 啊,大海 - 庸人 - 庸人

 
啊,大海 - 庸人 - 庸人
 
啊,大海 - 庸人 - 庸人
 
啊,大海 - 庸人 - 庸人
 
 
啊,大海 - 庸人 - 庸人
 
啊,大海 - 庸人 - 庸人
 
啊,大海 - 庸人 - 庸人
 
啊,大海 - 庸人 - 庸人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