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庸人

将来啊,戴着老花镜,回忆着这生活的点点滴滴,对孙辈们说:我走过、跑过、爱过、恨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暖 冬  

2015-01-19 21:43:07|  分类: 杂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暖   冬 - 庸人 - 庸人

 

望着日复一日如春天般的太阳,还有隔三差五来访的雾霾,总是怀念小时候记忆中的那些像样的冬天。

“三九三,冻得娃娃吱吱参(方言叫唤的意思),四九四,冻得娃娃吱吱吱……”。那时候,不仅仅是冬天特别的冷,而且家里特别的穷。粗布染黑的棉布做的棉衣,直接靠身穿着,里面空荡荡的,风从衣襟袄袖脖领裤管任何地方进出都能畅通无阻,所以很多人都在腰间和裤脚扎根带或者一根绳。两只手除了干活的时候,总是插在对方的袖管中相互挡风取暖。左右手这种相互友爱相互帮助,如兄弟俩打脚头睡觉相互取暖的独特风景,也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大幅提高而成为一种珍贵的怀念。

小时候,经常看样板戏《白毛女》。放寒假后与小伙伴一起挎着个筐,提着个镰,在飕飕寒风中去地里打柴时,总能感受到《白毛女》中:“北风那个吹——雪花那个飘——雪花那个飘飘,年来到——”的那种悲凄的场景。然而,就在那种境况下,从来没有觉得自个可怜,因为大家都一样样的。

上小学的时候,到处通风漏气的教室里,用废弃的砖块与黏土和的泥砌起个炉子来,和泥时里面加些头发更好。每天早上生炉子时那种火光冲天,狼烟滚滚的壮观火热场面总是那样激动人心。那种一天只内只有一次的,将整个人从头到脚,从里到外烤个透热到心的廉价享受,是那样的奢侈,那怕每次生完炉子后被熏得像一只只猴子。

最快乐是下课那十分钟。我们这些男孩子们,就在教室外的窗下犄角里挤暖暖。挤暖暖,顾名思意就是,通过相互使劲地挤使身体暖和暖和。现在孩子一定不会明白,那时候吃不饱饭咋有那么大精神呢?我想,他们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冷啊。当你双手如赖蛤蟆脊背乌青发紫的时候,当你脚后根裂着纵横交错的大口子的时候,当你觉得肠子都快要结冰的时候,你一定比广州站民工抢春节回家车票的劲头还要足哩。而这种取暖的方式又是在快乐中进行。挤暖暖,不光凭劲大,还有一定的技巧。你得贴着墙面朝前侧身或用肘子拐或用膝盖将前面的人往外别,或者面朝后,用屁股蛋子旋。但不论你多块多有劲,没有一个能稳居鳌头,总如车轮似的不停循环,直挤得满脸通红鼻尖冒汗。

女孩子们当然要文明得多了,她们玩的是踢暖暖。踢暖暖,就是两个一对,四只脚交叉着一蹦一踢,有的嘴里还念着:马兰花,马兰花,马兰开花二十一,二五六,二五七,二八二九三十一……,这样踢啊踢,身子脚都暖和了,没多久鞋子也烂了。

然而,现在日子好了,宝暖内衣,羊绒衣,羽绒衣,驼毛靴,房中暖气,车上暖气,可是今年有一半的装备却派不上用场。那皑皑白雪,风雪交加,冰天雪地都只能在电视上以饱眼福了。

来吧雪,滋润滋润我这温暖而干涸的心吧。

暖   冬 - 庸人 - 庸人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