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庸人

将来啊,戴着老花镜,回忆着这生活的点点滴滴,对孙辈们说:我走过、跑过、爱过、恨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邻居嫁女  

2013-07-05 09:39:15|  分类: 杂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

邻居嫁女 - 庸人 - 庸人
 

 

       新邻居刚搬来半年多了。他们俩口子,男的是下岗职工,现自个养几十只羊,女的在外边打工。年初花四万元买了别人的三手房,又花一万多粉刷修缮一番,还添置了几件家俱;尽管没有豪华的装潢,倒也整整齐齐,干干净净,白白亮亮。
       自从他们搬来,碰面那就多了。可是,有两次我想打个招呼,但每次看到他们那土气憨实的样子,就不自觉地将自己那高傲的目光向天空抬高三十度去;我从余光中看到他们在走近我时,微微低着头,侧目斜视我两眼,嘴唇似乎动了两下,又低头咂了咂嘴唇,走了过去。
       说实在话,他论年岁,比我要小点。但长期的体力劳作,以及与羊为伍那种邋遢的衣着打扮,还有被风吹日晒粗糙赤红的肤色和说话时那显赫的前门牙缺口,都显得比我苍老不少,更足以说明:他是个粗人。他的媳妇,亦是头发稀疏柴黄,一张削瘦的脸上麻点遍布;那脸色黄中泛着白,白中参着青;那衣着更像是从是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淘来的,齐整而晦暗。
      前些天,他家修房子时,那送料的车将我们门前碾烂了一道子车辙印。我爱人憋了好几天,终于在那天碰面的时候对他们说:“你看这门前都弄烂了,完了最好修一下。”结果,他们特爽快地说:“你放心,那肯定得修好的,比以前还要好呢。”他们仿佛等到与我们说话的机会似的,特别高兴,还说:“女儿就要结婚了,要不,还不想修房子呢。”
       那天下班后,爱人说:“新来的那俩口子,拿着香烟、糖块瓜子到咱家,说下周一给女儿办事请客。还说要咱们帮忙,星期六就有便饭。”我说:“好啊,邻居就应帮忙的。”其实啊,我这个人呀,就是个假清高,但从心底里,还是愿意与最底层的来往,最不想与那些“场面”上的人说话。
       周六的早上,他们早早地就在门口叫我们:“中午有饭噢,不要做饭啦。”看着他们在我面前仰目而恭谨的神态,我们立刻报以热情的回应说:“有啥活,有啥事尽管吭气哦!”
       请客的那天,他们尽管经过精心的打扮,但男的还是太矮,女的亦显的太瘦,衣服显的太古。可是,当简单的行礼仪式开始,当看着如花似玉、分外妩媚的女儿挽着她壮实英俊中透着几份憨厚温和的女婿出场后,他们俩乐得老半天合不拢嘴,满脸的皱纹都乐开了花。特别是女婿叫:“爸——”的时候,他用浑厚的嗓门,大声地,长长地应到:“哎——”;当又叫“妈——”的时候,她红着脸轻声应到:“哎!”那一刻,我的心跟他们一样,甚至比他们更强烈地,就像被卷入旋涡中的鱼儿,沉没到幸福的深渊。
        小俩口为客人敬酒的时候,我看到新郎微微弯着腰斟酒,新娘子用纸巾为新郎擦汗。那疼爱的眼神,那甜蜜的爱,那浓浓的情,宛若这浓浓的酒香,轻轻地荡漾,醉了每个人。
      此时此刻,在浅浅的醉意中,却有几分心痛隐隐袭上心头——我想起我那掌上明珠……

邻居嫁女 - 庸人 - 庸人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3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