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庸人

将来啊,戴着老花镜,回忆着这生活的点点滴滴,对孙辈们说:我走过、跑过、爱过、恨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麦黄时候  

2012-05-26 18:06:07|  分类: 感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麦黄时候 - 庸人 - 庸人

 

五月的一场风吹走了麦苗的青涩,也吹来麦芽糖的芳香。布谷鸟传来遥远的吉祥祝愿,也点燃大地上一个最浩荡的希望。

小时候,每当布谷鸟叫的时候,奶奶就给我讲起那听了无数遍的传说:曾经有一对勤劳的夫妻,用一年的辛劳换得满地茁壮的喜悦,每天两人到麦地里看三遍等待收获的最佳时刻。他们终于从麦子泛黄,等到到籽粒饱满熟稔,准备明天开镰。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,一夜狂风吹过,遍地狼籍一片。他们望着飞逝的希望欲哭无泪,呕血而亡。之后化作一双“快割鸟”奔波在麦田之间。每当麦子快熟之机,就呼唤人们——“快割快割,算黄算割!”,劝人们,不要等到麦子熟透了,要发黄的时候就开始收。这也是以前老人们口传的经验之谈——七成开镰,八成收,九成割得干干净。

望着金黄的麦浪,想起生产队那个火热年代。婆姨们早就磨好一年舍不得吃的白面,要在这最忙最苦最累的收麦时节,让男人们吃最好的的饭。男人们也早早地修理好绳索车驾,扫帚镰刀木锨铁叉一应工具,把碾麦晒麦场地收拾得平展光亮。

开镰之后,妇女是主割的。这时候,最好的镰刀手排在最前面开行子,后面紧跟而下。炎炎烈日下,一个个戴顶草帽,弯下腰身就只有满头大汗忍住热,眼尖手快向前追。特别是那些新过门的媳妇们,如果落在后面,以后可就在人前抬不起头来的。如果在最乏最累的时候,谁家男人帮婆姨一把,女人便会站在一边娇喘着,一边偷眼看着同伴们眼馋的目光,心里比吃个冰淇淋还要甜还要美呢。

男人们的活计虽然累,但很威风的。那赶大车的,长鞭一甩四马齐奔。那装车可是个技术活,他能纵横捭阖把车装得严严实实、方方正正,耸而不危。用木叉往车上扔麦子的都是年青小伙们。这活也有技术,麦桔头重脚轻,要叉在合适的位置。一手护着麦桔,一手握着木叉,借力向上一托便高高举起。待车上装的很高的时候,还得用力一跳,那麦桔堆便稳稳地飞到装车把式的怀中。我们这些学生娃子只能远远地跟在后面拉拉耙子,捡捡麦穗。

记忆最深的还是开饭的场景。各家都从家里带着新蒸的白馍,还有油辣子。各家找个凉快地坐下,派个人到生产队的大灶上去排队领豆芽菜和米汤。我每次排到熬米汤的大海锅前时,就渴望给我的那一瓢能捞到最稠的。可每次都看到掌瓢师傅从下面捞起,倒进我的罐时总是稀不拉几。不过,那个场合,吃着白馍,夹着油辣子,就着豆芽菜(有时还有祘台),那昧道、那感觉真是美太太!

时过境迁啊,那种原始的耕作方式已永远成为历史,那种火热的场景也成为记忆中的一道难忘的风景。然而,有多少的先进技术让人类进步、快捷和自豪,可同样让人们失去很多自然乐趣和享受。正如今天,人们吃着山珍海味,却怀念小米稀饭,看着电脑电视,却向往月下聊天的日子一样。

麦黄时候 - 庸人 - 庸人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7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